万灵大陆:第二十章 走火入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冰冷的泪水滴落在胡来脸上,焦急的声音进入胡来脑中,让还有最后意思清明的胡来慢慢放弃了挣扎,欢悦渐渐感觉胡来虽然身体不停的颤抖但却停止的挣扎,便慢慢放松的手臂,但这时胡来突然将欢悦猛的一推。

    胡来再也感觉不到其他,他只觉得自己很痛,痛得他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恨不得马上死去,但是他做不到。灵池,对灵池,他突然想到了灵池,他只能奋力得改变身体滚动的角度,使劲全力将自己的身体滚向灵池,最后咚的一声,胡来一头扎进了灵池里,翻滚了几下终于晕了过去,此刻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晕过去更幸福了。

    欢悦拼命的爬向灵池,准备扑下去时却被小拉耳阻止了,不要以为小拉耳身体小力气就小,从刚才拍飞胡来就可以看出,他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欢悦扑在灵池边上,双腿被拖的满是泥泞,显然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泪水还在留,看着池内已经昏迷的胡来欢悦充满了担忧,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痛,痛得无法呼吸,挣扎了几下后趴在灵池边缘。

    小拉耳看欢悦没了动静,长出一口气:这小子是怎么了,突然就这样了。小拉耳没有了往日的调皮,它可是活了一万多年的老怪物,调皮只是他的生性,它其实想得不比任何人想得少。

    欢悦目光里此刻似乎只有胡来,眼泪依然不停的滑落,但还是回答道: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以前我就觉得他的能力很奇怪,但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走火入魔?难怪会性情大变。忽然想到了什么也许这灵池能救他。

    欢悦眼睛一亮,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对,灵池,灵池充满柔和的力量说不定能救胡来。

    灵池的神器力量欢悦是知道一些的,这点冲小拉耳可以在这里存活一万多年和身体上的改变就可以看出来。

    欢悦的想法无疑是正确的,也正是因为灵池的存在让本来拥有往生枪和再生笔两种属性而导致必死的胡来重新有了希望

    一个月过去了,胡来依然静静的躺在灵池中没有任何动静,万年灵钟乳密度并不大,胡来躺在万年灵钟乳上而不会沉落。时间不会等待任何人,又过去了一个月,胡来依旧没有仍会动静,转眼间,胡来昏迷已经半年了,这比他第一次来到山洞的时候还要昏迷的久得多。

    山洞里的欢悦和小拉耳似乎又回到了一起的二人生活,只是欢悦从胡来昏迷后就没有流露过真正开心的笑容,小拉耳看着整日忧心重重的欢悦,内心里也很难受,于是它总是想办法去逗欢悦开心,但欢悦每次只是牵强地笑了笑就又回复了那份忧伤,对此小拉耳总是在灵池边对着胡来做鬼脸,一边跳一边叫:王八蛋,你看你,不仅打伤了欢悦,还让他整天为你担心,你有种你醒来一个试试,看我不再把你揍晕,混蛋,你有种醒来啊,你喜欢睡,刚来的时候睡那么久,还把你睡出瘾来了,这次居然睡得更久了,以后包让你睡醒一次就揍晕你一次,看我不揍死你,你个混蛋

    欢悦每次看到小拉耳在灵池边蹦蹦跳跳的骂着胡来,前面几次欢悦还会过去抱着小拉耳阻止它,但是次数多了也就不管它了,骂就骂吧,胡来也确实该骂,都睡那么久了,也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他,哎,胡来,你知道我多希望你能快点醒过来吗?

    欢悦看得出,小拉耳当然不是真的讨厌胡来,其实他也希望胡来能早日醒来,一来能让欢悦开心,其次它自己也挺担心胡来的,只是对于小拉耳来说这是他的表达方式。

    夜很深,柔和的月光照进这山洞里,洒在草地上,万年灵钟乳散发这柔和的光芒照亮着整个山洞,一切是那么的美,然而在这美景之中却有一个更美的人,欢悦一丝不挂的在灵池中,乳白的光晕衬托着她雪白的肌肤,银色的长发披散在灵钟乳里仿佛和灵钟乳视为一体,这一幕是多么的相似,就和胡来第一次勿看到欢悦洗澡时一模一样,但是此刻漂浮在灵池中一动不动的胡来让一切看上去一样却又不太一样。

    此刻胡来站在小山洞门口,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最为奇特的就要属那一双眼睛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一个眼睛为深灰色,流露出疯狂,仿佛随时要择人而噬,而另一个眼睛则为浅白色眼神中明显有着痛苦在闪烁,身体一边散发着灰色气息,一边散发出白色气息,但是明显灰色部分要比白色强盛得多,反正怎么看,此刻的胡来都很危险,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他身边的人。

    就在不久之前,胡来和往常一样修炼着,虽然修为一直没有进步,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事实也证明了,黄天不负有心人,在无数次的冲击和失败下,胡来他终于成功了,是的,他已经突破到了三阶修为,但是当他顶着两股能量冲击的压力成功迈入三阶的门槛后,两个更为强大的毁灭和创造属性的能量从丹田喷涌而出,两个能量直直冲入他的脑中,随后就只有痛了,锥心的痛,仿佛仿佛有无数把斧头不停的想劈开他的脑袋,胡来抱着脑袋痛苦嚎叫一声,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欢悦和小拉耳停下所有动作,呆呆的看着胡来。

    胡来?欢悦的声音很轻柔。

    毁灭。听到欢悦的声音,目光无声的胡来看想欢悦,嘴里自言自语。

    突然,胡来猛得冲向欢悦和小拉耳,他们只见的距离并不远,突然只见的加速让还在呆剔中的欢悦有些反应不过来,胡来速度极快,只是一两个呼吸间就冲到欢悦面前,右手被灰色气息包裹,一拳便击在了欢悦的胸口,还在呆剔中的欢悦闪躲不及,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在胡来身上,身体直接从灵池上空划过,跌落在灵池的另一边上。

    鲜血落在胡来的脸色,似乎让他有了一丝清醒,脸色痛苦的神色越加明显。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毛茸茸的白色大手闪电般拍来,比胡来还高两个头的手掌直接将胡来拍飞撞在远处的石壁上,同时愤怒的声音响起:王八蛋,你都干了什么?

    本来万分可爱的小拉耳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双眼红光大放,愤怒万分,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唯有那一只手臂是那么的不协调,它原本那小小的手臂此刻已经变成了它身体的数十倍弯曲着撑在地上,显然刚刚拍飞胡来的就是这只大手。

    当小拉耳再次跳向胡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欢悦的声音小拉耳,不要。

    小拉耳眼中的红光疏散了一些,冷哼一声,放下了举起的手臂。

    胡来整个身体轰的一声撞在石壁上,支持着身体缓缓站起来,一连吐了三口鲜血,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但是,当他抬起手掌,看到自己手上血红的鲜血时,胡来慌了,显然对于刚才所作的事他自己是有印象的。胡来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一灰一白两只眼睛流出了清泪,渐渐跪倒在地,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哭嚎。

    欢悦已经支撑着身体重新坐到了轮椅上,双手慢慢推动这轮椅向胡来靠近,欢悦此刻反而平静了下来,脸上挂着笑容,来到胡来跟前,他的声音很轻:胡来,你怎么了?

    欢悦简单的一句问候让胡来身体一震,慢慢抬起头,欢悦脸上带着微笑,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看到这一幕胡来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同,他的声音很沙哑:欢悦,欢悦,对不起,我控制不了。

    欢悦轻轻摇了摇头,朝胡来伸出自己的手,眼中有些朦胧,但是她依然是微笑的,她笑得很幸福:没事的,我没事,所以,回来吧!

    胡来身体再次一震,看着欢悦温馨的笑容,他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被融化了,缓缓抬起自己的手向要去抓住欢悦那洁白的小手。但是突然间,他体内的两股能量爆发了,一直被压制的创造属性似乎发起了疯狂的反击,于是两个能量撞击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胡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撕裂成无数碎片,就要触碰到欢悦的手臂瞬间缩回,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拼命的打滚。

    欢悦慌了,看着满地打滚痛苦嚎叫的胡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拼命的捏着,她从来没有这样惊慌过,想都没想便扑倒在地双手撑起身体爬到胡来身边将他抱起,胡来拼命的挣扎,欢悦被胡来的挣扎弄的很疼,但她就是死死的抱着胡来不放,眼泪不停地涌出,嘴里不停的喊着:胡来,胡来,胡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