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十九章 那一抹雪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胡来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传来欢悦弱弱的声音:那个帮我把椅子推过来下。

    胡来哦了一声,非常听话的将椅子退过去,此时欢悦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灵池便的草地上,对于欢悦来说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跃上灵池并不难。

    扶起欢悦坐上轮椅,胡来此刻心里紧张万分,有些胡言乱语:真的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这个时候会在灵池里洗澡。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的。说出这句话后胡来就后悔了。

    听到负责,欢悦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谁要你负责。

    胡来干笑着挠了挠脑袋,同时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在半夜里出来。

    胡来和欢悦非常有默契的沉默,而这份沉默也渐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时间过得很快,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半年,算上胡来昏迷的一个月,离魔兽之战已经过去整整七个月了,山洞里的日子极为单调,但胡来十分的享受,胡来和欢悦的感情越来越好,当然,还有小拉耳,小拉耳已经不把胡来当外人了,常常各种搞怪逗得二人不亦乐乎。每次当胡来做饭的时候,就像是两个过家家的孩子,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中。

    欢悦因为胡来的到来改变了许多,嘴角常常挂着满足的笑容。胡来发现自己见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平淡的生活没有任何波澜,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才是胡来所向往的。但是胡来不能忘记,自己的姐姐还在外面的时间,可能正日夜牵挂着自己,还有柳诚这个兄弟,所以胡来想尽办法尝试着是否能够出去,可一切还是以失败告终。

    胡来黑色的短发已经变成了长发,披散在肩头,面庞除了并没有太多变化,身体经过万年灵钟乳这半年的温养可以说是脱胎换骨,虽然看上去不算强壮,但线条分明,充满了爆发力。而让胡来感到无奈的是,在这半年里自己的修为始终处在二阶九级的瓶颈,并不是胡来不够努力,实际上胡来屡败屡战,可事与愿违,没次修炼的时候感觉马上就要突破的时候体内两股能量却越加凶猛,导致胸口疼痛不已,所以每次都是要突破却不能突破,胡来自己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决绝。唯一值得一提就是在灵力的精纯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

    早晨,太阳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洞口,配上山洞中大量的植物,清新的空气让人吸一口就会精神大振。

    欢悦已经起床了,自己滑动这轮椅来到灵池边迎接朝阳,这是他每天早上都会做的事情,小拉耳在她的身旁跳来跳去。而让欢悦感到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胡来的身影,自从胡来住进山洞后,欢悦每天早晨睡醒出来都会看见胡来坐在灵池边上的背影,他总是喜欢在早早起床锻炼一会身体后便抬头望着头顶的洞口发呆。欢悦仿佛已经习惯了早晨的这道背影,此刻没有看到胡来,心里反而觉得怪怪的。想到这里欢悦不禁小脸一热,难道自己对他已经有这么深的感情了吗?想了想便释然了,深就深吧,反正可能一辈子都要和他生活在这里了。

    就在欢悦胡思乱想间,一声痛苦的怒吼打破了早晨的宁静,欢悦小窃喜的心被这怪吼吓了一跳,可以听出这是从胡来住的小洞里传出的,欢悦慌忙转过头,她看见了胡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胡来

    今天的夜空特别美,璀璨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仿佛会说话,只是看不到月亮,毕竟只能看到洞口大的夜空。胡来顺着欢悦的目光,看着洞口大小的夜空,眼睛就如天上的繁星一样露出稀翼的光芒,不禁又想起了姐姐和伙伴,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姐姐现在一定很难过吧,不知道我会不会向小拉耳一样,永远被困在这里,不行!为了姐姐我一定会想办法出去!胡来紧了紧拳头,坚定信念。

    散去心中遥远的思念,胡来低下头来,转头准备问欢悦是如何也被困到这里的,刚转过头,却突然顿住了。因为欢悦也刚好转过来,银色的眼眸不带一分杂质,如天底下最清澈的潭水,漂亮的大眼睛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人痴迷。两人的脸庞相距不到十公分,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对胡来而言,时间仿若静止,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面对欢悦,白皙精致的面庞完美无暇,池上漂浮的五彩霞光印在她的脸上,加上她自身恬静的气质,就如不带一丝烟火的仙女,是那么的美。

    胡来当然不愿意也不能打破这份宁静,因为他已经完全看得痴了。欢悦被胡来看的有些脸色发红,却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半响过后,欢悦咳嗽一声,终于找到了话题:你在外面的世界有亲人吗?

    胡来尴尬地转移了视线,抬头望着天空:有啊,我和个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很好,也很美,就像你一样,还有柳诚,他是我的好兄弟,他们就是我的亲人,希望他们能够平安无事,别太为我担心!

    那你父母呢?

    胡来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是一个人到处流浪,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现在怎么样。

    欢悦沉默。

    那你呢?胡来忽然反问道。

    我?我只有小拉耳。欢悦眼神暗淡,低头抚摸着熟睡的小拉耳。

    胡来看着欢悦,觉得自己有些心酸,都是被命运选中的不幸儿,胡来反而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欢悦。

    二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胡来陪着欢悦静静的坐了一段时间后,便推着轮椅送欢悦回小山洞休息。里面的小山洞刚好有两个,扶着欢悦躺下后胡来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山洞内,开始盘坐修炼。

    胡来刚开始冥想的时候还一切正常,可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的体内有着两股气息带这丝丝敌意,其中一股十分霸道,散发出强烈的毁灭气息,而另一股则充满了生命的气息面对毁灭气息毫不相让,渐渐让胡来心烦意乱,不得不放弃冥想。

    看着自己的双手,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其实胡来并不知道,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灵的关系,往生枪本身拥有着毁灭一切的强大毁灭属性,而再生笔则拥有这生生不息的创造属性,这就相当于在胡来的体内有着这两股完全相克的属性,两股属**缠在胡来体内谁也容不下谁,那么结局只有一个,撑爆胡来的身体一切化为乌有。本来在胡来晋升二阶的时候就会导致两股能量的交战而导致胡来毁灭,但幸好那断时间内他浸泡在万年灵钟乳池内,将两股能量压制,平且不知觉的吸收万年灵钟乳的力量,所以胡来才能平安晋升到现在的二阶九级,但是想晋升到三阶却是千难万难,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死亡降临。

    然而胡来并不知道这些,叹了口去,被两个能量乱的心有些烦闷,便跳下石床想去外面坐坐。

    胡来心不在焉的走到灵池边上,正准备坐下却发现自己身边有一把轮椅,这是正是欢悦的轮椅吗?感觉有些不对劲,转头像灵池中看去,然后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再也转移不了视线,因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样盯着他。

    欢悦被胡来扶在石床上后,欢悦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是因为胡来的到来让自己的生活有了变化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总之和胡来一样,欢悦同意心神不宁,于是放下熟睡的小拉耳,蹑手蹑脚地爬到轮椅上,准备去灵池内洗个澡,每次当她想起不愿想起的事而感到心烦意乱或者感到孤独的时候,总是喜欢将身体浸泡在灵池中,好像神奇的灵池能给她的心灵带来一点温暖。

    池中和池边两人四眼相对,胡来看着池中的欢悦,一丝不挂的浸泡在灵池中,池水中万年灵钟乳不深,刚好在盘坐着欢悦的胸部,但并没有完全遮住啊!五彩的光晕衬托这欢悦雪白的身躯,胸前的小白兔露出大半个脑袋,雪白的长发披散在灵钟乳内就像本就是与灵钟乳一体的,同样雪白的眼眸带着惊慌,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去将她抱住呵护,胡来看着眼前雪白的世界,竟然没出息的流出了鼻血。

    看够了吗?欢悦颤抖的声音打破了宁静,身子下沉,双手挡在胸前。

    对对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在洗澡。胡来慌忙解释着。

    那还不转过身去!欢悦白了一眼鼻血挂在嘴角的胡来,却又有些好笑。

    噢!哎哟!胡来答应一声慌忙转过身,却不小心撞到旁边的轮椅,痛叫了一声。

    欢悦扑哧一笑:不准偷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