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十八章 简单的晚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嘛胡来想了想,眼睛一亮像这样的。

    胡来招出再生笔,挥动了几下,一件白色长袍便漂浮在空中,尴尬的意示了一下小拉耳,之后长袍变消失了。

    真麻烦。小拉耳哼了一声,身上的绒毛再次疯狂变长,一件和刚才胡来所画一模一样的长袍便出现了。

    多谢拉。胡来将手中的长裙递给欢悦便拿着长袍跑去山洞里换衣服了。

    不得不说,小拉耳的手艺非常不错,长袍很合身,而且穿起来非常舒服,就像动物的绒毛一般柔软而温暖。

    小拉耳奇怪的看着那袋东西,跳上前去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心理想着这就是胡来创造的能吃的东西?这长得像虫一样能吃吗?它可是从没见果子以外的其他食物,忍不住伸出兔爪掏几颗白色颗粒放进嘴里

    呸呸呸,这是啥玩意儿,能吃吗?小拉耳发现那颗粒吃起来又硬又没味,连忙吐出来。

    胡来被小拉耳傻不拉几的样子逗笑了那是大米,还是生的,当然不能吃。等会!

    没错,胡来利用再生笔创造出来并且不消失的东西就是大米,简单的无生命体无灵力波动的,还在胡来可创造范围内。

    还没有结束,胡来继续挥动再生笔,在刚才仅仅是创造出一袋米就消耗了胡来体内大半的灵力,现在的速度比刚才还要慢,时间慢慢过去,胡来感觉到体内的灵力飞速流逝,两刻钟过去后,当胡来体内最后一丝灵力也耗尽时,终于忍不住倒在了地下,不过胡来终究是成功了,在他倒地的同时,大米旁边出现了一罐盐,和一个直径两尺的铁锅。

    欢悦看着累倒的胡来轻声道:你还好吧!

    胡来躺在地上喘息不已,对着欢悦微微一下,道:没事,只是灵力耗尽了,休息一下就好。

    欢悦颔首示意,灵力耗尽对一名灵师而言,是非常难受的,此刻胡来只觉得全身无力,努力支撑起身体,开始冥想恢复灵力。

    进入冥想之后,胡来忽然发现灵力耗尽之后冥想,和体内有灵力冥想完全不同,随着外界灵力的涌入,疲惫感渐渐减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服无比的感觉,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张开,不断的吐呐着,胡来竟然感觉修为在一丝丝的精进,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这确实是真的,难道灵力耗尽后修炼,能有更好的效果?

    胡来不知道,在他冥想的时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看,这是欢悦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他,这位十岁左右,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面容还算面容清秀的少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毁灭与创造的结合?可是这怎么可能做到,毁灭属性与创造属性本来就如世仇般的存在,常言道水火不相融,这创造与毁灭同样不可能一起存在,甚至其中的难度、危险个未知性还要远远大于水火相融。

    时间不长,胡来便从冥想状态中清醒过来,毕竟要完全恢复体内灵力需要较长的时间,总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吧,将身体的疲惫驱走便结束了冥想。

    睁开眼睛,发现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自己,两人都是一恁,接着胡来微微一笑,欢悦连忙避开眼神。胡来站起身来,道我之前看见那边有些能吃的野菜,你们等等我。

    说着走向树林那边,时间不长,手中已经捧了一把野菜走了回来,接着胡来用石头简单堆了个灶,又往山洞里一处小水潭边来回跑,洗米洗菜,忙的是不亦乐乎。

    欢悦和小拉耳呆呆的看着胡来,一言不发,胡来也没有说话,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一来胡来很喜欢这种自己动手的感觉,多少年了?自己一直坐在轮椅上,做这些事情对胡来来说真的是一种享受。

    其次就是他在为欢悦做饭,自前世去世之前那朵似欢悦的奇妙白云出现之后,那到身影就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而如今,她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不是云,是真实存在的人,能为她做饭,此刻胡来的心就如她的名字一样欢悦

    自胡来冥想起来后,欢悦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胡来自开始忙碌后就一直没停过,直到现在

    胡来一脸尴尬,他忽视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煮饭,那总得有火才行吧,而要火能燃烧,那必须得有干柴啊,而这个山洞里,树木是有不少,可是有那灵池在啊,树木一棵棵长的是精神无比,哪里有什么干柴啊?对着欢悦苦笑道:我忘了,没火了!

    火?欢悦一恁,接着道:我也许可以帮忙。

    欢悦平手一摊,一团赤色的火焰出现在他右手之上,散发着炽热的气息。

    胡来见欢悦能凝聚出火焰,惊喜道:那太好了,只是,你方便吗?

    没问题,我是残疾,不是残废。欢悦回到道。

    胡来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欢悦摆摆手,道:没事,那我们开始吧!

    嗯!胡来将准备的祸放在灶上可以了,驱动火焰在锅底,一会就能吃上热腾腾的干饭了。

    欢悦按胡来说的,推动手掌上方的火焰,直接移到铁锅下方。

    呼当那赤色火焰触碰到锅底的刹那,呼的一声,一团白色水雾夹杂着大米,还有,一个锅盖,就这样冲天而起。

    胡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突然的一个爆炸着实把他惊呆了,嘴角苦笑,心里呢喃道:这到底是什么火,温度这么高,这是要吓死人啊!

    欢悦这火的温度确实有点高得过分了,才刚接触到锅底,祸里的水竟然在那么一瞬间里转化为水蒸气,可见多么恐怖。而身为作案者的欢悦,尴尬道:啊,抱歉,没控制好温度。

    胡来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灰尘,微微一笑:没事,从来就是了。

    夜晚来临了,但奇异的是山洞里比起傍晚反而更加明亮了。山洞中心的灵池散发出绚丽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池中的万年灵钟乳晶莹剔透,一朵朵光晕漂浮在上,咋的一看耀眼无比,但仔细看着却有柔和如母亲的双手,美得让人陶醉。而就在这奇景的旁边,两人一兔正吃着对普通人而言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晚餐,大米饭加上一锅野菜汤。这两人自然就是胡来与欢悦,兔子自然是小拉耳。就是这么简单的晚餐,无论是欢悦还是小兔子都吃得津津有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