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十六章 被困一万年的小拉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拉耳把吃剩的果子一扔,抬起头,爪子放在下巴出,做出深忆的样子,他那小小的身躯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要说起本大爷的事迹,那就永远也说不完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时我还是一只小小的兔子,不小心迷了路,于是到处串啊串啊,结果一不小心从上面的洞口掉了下来,掉进了灵池里,然后就晕了过去,说到这里,小拉耳又气愤无比后来来了一个王八蛋,虽然他非常厉害,又把我救上来,但是有一次我在山洞里睡醒后,出来发现他竟然走了,留下我一只孤零零的兔子在这山洞里,我又不会飞,于是被困在这里,一天一天的过着。

    小拉耳已是手舞足蹈,不停挥舞它那娇小的拳头,抱怨道一过就是十年,更加可恨的是,十年后他又出现了,那个王八蛋在洞口结下了一道封印后就头也不回地飞走了,那时候虽然我觉得变聪明了许多,可是我还不会说话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飞走。

    突然小拉耳又伤心的流出了眼泪,眼神孤寂得就像黑夜于是我又回到了平静得可怕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变得越来越聪明,渐渐也会说话了,我想尽了无数办法爬到了那个洞口,可就是因为那个天杀的结界,让我永远出不来这个山洞,我只能看着山洞外的天空,太阳一次次的飘过,我一直等等待,也许那个人会再次来,或者有其他人能够到来,可这一等,就是一万多年。

    一万多年,是什么概念,一只兔子,还是一只灵智相当于人类的兔子,独自在一个山洞里被困了一万年,那种孤独,那种寂寞,简直比杀了它还难受。胡来不敢想象,他自问,如果自己在这里被困,不要说是一万年,就算是一百年,自己可能也早已经疯掉了。

    可能有人听到这里会怀疑小拉耳话语的真假,但是胡来没有,因为小拉耳虽然只是一只兔子,但它说话时眼神充满了真诚,并且它一直呆在这里,没有出去体会过人世间的欺瞒诈骗,心灵就如白纸一般纯洁。而一只兔子能活一万年,听起来荒妙,但其实不然,这个拥有万年灵钟乳的山洞,能可能自世界存在之处就立于世间了,这灵池之内的万年灵钟乳可能早已远远超过了原有的作用,将这里进化成仙灵之地,小拉耳长处于此,吸收此地的灵气,进化出灵智,并且拥有如此长的寿命,是完全可能的。渐渐的,胡来看小拉耳的眼神已经有了不同。

    小拉耳目光再变,转头看着双眼微红的欢悦,那是一种温和里带着感激的眼神直到七八年前的一天,欢悦突然出现了,凭空出现在灵池之内,就像你一样,也是满身是伤,我当时是很高兴的,终于有伴了,终于不用再想以前那样寂寞了,于是我悉心照顾她,直到她伤好后发现也出不去,后来我们便一起生活在了这里。

    小拉耳似乎说得入了感情,看着欢悦愧疚道:欢悦,其实我一直想说一句对不起,当你发现不能出去的时候,我心里很是高兴的,因为我怕,我怕你像那个人一样会一个人走,把我留在这里,我真的很怕再次回到那种充满孤独的生活。这几年一直在这里一定很枯燥吧,真的谢谢有你能陪伴我。

    欢悦眼角溢出泪水,抱起小拉耳亲了一下它那洁白的额头怎么会呢,我在这里很开心,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而且就算能出去,我也绝对不会抛下你的。

    小拉耳长长的大耳朵垂在额头,突然转过头来对这胡来咧嘴一笑,道:嘿嘿,以后又多了一个人,太好了。

    刚被气氛所包裹,有些悲伤的胡来听到这句没心没肺的话顿时无语了,对欢悦还感到抱歉,对我就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真是没得比啊。不过胡来也没有计较,在一个环境里被困了一万多年,还能保持一个纯真的心,无论是气愤悲伤或是高兴都写在脸上,真的很难得。只是不知道姐姐现在怎么样,会伤心吗?柳诚他们呢?都过得还好吗?胡来心中突然涌起了无尽牵挂。

    胡来虽然不太相信自己能出这个山洞,但还是忍不住想试试。看着头顶的山洞,若有所思,如今胡来修为较低是不能够升空的。突然心念一动,右手一招,再生笔已经出现在手中,此时握笔的感觉和以前不同,已经有二阶九级修为,并且经过万年灵钟乳浸泡过的胡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增长极大。

    右手挥动几笔,一个石阶凭空出现在身前。

    再生笔第一灵技具象化,发动。

    就在石阶出现要向下坠落的一瞬间,胡来纵身往石阶上直接一踏,胡来再次升高,而下方踏过的石阶也顺势消失,在飞跃的过程中,胡来再次挥笔,前方再出现一块石阶,胡来借势再度踏上跃起,就这样胡来不停的使用着第一灵技,如天梯一般不断上升,开始还有些迟钝,可后来越来越熟练,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不得不说胡来通过过万年灵钟乳的浸泡后,不管是身体方面还是对这灵力的控制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就这样,距离洞口越来越近

    冉葵的办公室内,柳诚、廖泽、陈航和胡彩霞四人并立而站。

    冉葵背对着四人望着静静得看着船外,冉葵和往常完全不同了,脸上再找不到任何笑容,能找到的只有一股抹不掉的忧伤。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四人,柳诚和陈航二人脸上没有了嬉戏之色,廖泽冷酷的表情似乎也和往常有所不同,胡彩霞也是一脸沉闷。自从上次这个小队去抗魔援灵,而胡来意外消失之后,都如同变了一个人。

    在胡来生死不知的这一个月里,他们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冉葵的办公室,几乎是每隔两天就会来询问胡来的消息。

    冉葵轻叹一声我说过他只是被嗜空豹传送走了,学院已经有人在外面找他,不会有太多危险。

    虽然冉葵经常对柳诚四人说这样的话,但他们也不是傻子,从冉葵回校以后的变化他们就能猜到什么,甚至有几次来办公室时都听见过冉葵伤心的哭泣,但是他们不死心,胡来是他们的班长,他们共同患难,并肩作战过,在心中有羁绊,只要有一点一样他们都不想放弃。

    我说他不会有事,给我滚!陈航还想说点什么,可说到一半就被冉葵喝止回去。冉葵突然升起一股气势,一股寒风吹起,柳诚四人已经被哄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四人很自然的爬起来,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听着办公室内传出小声的抽泣,陈航暗叹一声哎,老师视胡来为弟,其实她心中比我们还要难过的多。如此下去只会为老师增添烦恼,我相信胡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以后我们也少来给老师添乱了。

    确实,要说胡来这件事最伤心难过的是谁?那绝对是冉葵,因为那是她弟弟,更因为弟弟是因为保护自己才变成如今这样。她在心中不停地责备自己,本来以为灵兽森林的外围不会出现高阶的灵兽或者魔兽,可谁有想到极为擅长隐蔽的八阶灵兽噬空豹会莫名出现,如果不是自己大意,如果不是自己反应迟钝,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可是没有如果,她只能将这一切归根结底到自己身上,是自己的失职,没有尽到一个老师,更没有尽到一个姐姐的责任。

    半晌,冉葵停止抽泣,望着窗外的天空,她似乎又看到了胡来毫不犹豫为自己挡下攻击的身影,那句姐姐,我会保护你,哪怕付出这条命。依稀在耳边回荡,你做到了自己的承诺,可是姐姐呢?什么也做不了。

    弟弟,你在哪里,姐姐相信你不会有事,你要尽快回来,姐姐会一直等你

    办公室的门再次想起轻微的敲门声,冉葵抹去脸上的泪水,她知道是谁来,因为出来陈航他们四个常来询问胡来消息以外,还有一个人也会隔三差五来的来。

    门闻声而开,一个小巧的身影走进来,水蓝色的长发笔直垂落,加上她那略显胆怯的神色就如邻家小妹妹一般可爱惹人怜。

    老师!李若兰尊敬道。

    若兰,你回去吧,胡来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冉葵道。

    谢谢老师。李若兰鞠了一躬,失落走出办公室。

    看着李若兰离去的身影,冉葵无奈叹息一声。

    胡来坐在果树下,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果子,昏迷这么久一直没吃东西,可能是因为浸泡了万年灵钟乳的原因,倒不怎么饿,可人是有食欲的,此刻胡来看着手中的果子,肚子便开始叫嚣,咬上一口,果子水分十足,味道有点像草莓,却更加香脆可口,似乎还蕴含着浓郁的灵气,吃后精神大震,不愧是这仙灵之地生长的果子。

    对了,你是怎么来到这山洞的。小拉耳的声音响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