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十五章 欢悦?二阶九级灵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个感觉是白,就如天上洁白的云朵一样,柔润光泽的银色长发自额头中分遮住耳畔,再凌乱而有规章的如波浪般弯曲披散在背后,黝黑的眼珠清澈如潭水,十三四岁的她,已经初步发育的完美身躯披着洁白的连衣裙,露出一对光泽如玉的肩膀。这一切的一切,完全就如胡来前世所画《云中雾》的缩小版。

    梦吗?胡来呆呆看着眼前如女神一般的少女,本来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只会在胡来的梦中才会出现,而如今她这般突然的出现在他生命当中,让他怎么能一下相信。

    少女被胡来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但那目光中仿佛又有着她从未见过的东西在里面不是梦,这是我的家。

    你你叫什么名字?胡来声音有些颤抖。

    她叫欢悦,是她救了你。这时一只可爱的白色兔子突然跳到胡来的身边,竟然说出了人话,拉拢着长长的耳朵,一脸奇怪的看着胡来你又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睡了那么久,现在才醒来?

    胡来被这突然跳出来并且会说人话的兔子吓了一跳,虽然身体麻木跳不起来会说话的兔子!说完又晕了过去。

    喂喂!怎么又睡了?都睡这么久了,莫名其妙的人。兔子说完跳到欢悦的身上。

    胡来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

    慢慢睁开沉重的双眼,认真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个山洞,而自己正躺着石床之上,周围的钟乳石发出淡淡的光芒,也不知倒是白天还是夜晚,可如此多的炫丽钟乳石,可见这山洞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了。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忽然想起那道美丽的白色身影真的不是梦吗?她真的是存在的吗?

    胡来努力的想要爬起身来,可是身体一动就感觉胀痛无比,可奇怪的是身上却没有一丝伤痕。感应着体内的灵力,发现原本稀少的灵力此刻竟然壮大了几倍,可却杂乱无章在身体里乱串,丝毫不听自己的使唤。这就是身体动弹不得的原因吧。

    胡来平复下心情,开始想办法将体内的灵力理顺,如果将这些明显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涌入自己体内的灵力和自己的灵力同化,那么自己的修为必定会大大提升。

    首先要做的就是感应自己的灵。果然,在丹田的再生笔静静的漂浮着,胡来从丹田出唤出一股灵力随着原本的经脉运转,这样可以在运转中慢慢吸收体内的灵力,然后化为己有,可是胡来发现体内的筋脉就像体内的灵力一般杂乱无章,并且原本张开的筋脉此时已经堵塞,想要运行灵力,除非重新开辟筋脉,这无疑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可胡来没有放弃,他从来不是遇到困难就会放弃的人,推动这灵力冲向闭塞的筋脉,顿时胡来发出一声闷哼,身体痉挛抽搐,额头冒出冷汗,这显然是冲击筋脉带来的疼痛,然而这也紧紧是第一下撞击,而且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胡来紧紧咬住自己的牙关,再次推动灵力,以更加凶猛的气势再次冲动筋脉,闷哼再次想起,可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再来,不行再来,还是不行继续就这样,一次两次十次,直到撞击了二十多次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闭塞的筋脉终于有了意思松动,而胡来早已大汗淋漓,牙关视乎都要被咬碎,再次冲击,终于冲破了这层障碍。

    然而这也只是筋脉闭塞的一角,想要理顺整个身体的筋脉,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就这样,在这幽静的石洞之中,胡来独自躺在石床上,不停的冲击自己的筋脉,闷哼声不断发出

    这五个时辰对胡来来说却宛如一个世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冲击了多少次筋脉,那种每一次撞击的锥心疼痛,让他紧咬的牙早已血流不止,这五个多时辰,上千次的撞击下,胡来终于理通了自己全身的筋脉,但胡来的精神和早已到达了极限,随时可能晕厥过去。

    然而胡来拼命告诉自己,在这关键的时刻不能晕厥,他有一种直觉,如果此刻晕厥过去,之前的努力可能都会白费。

    胡来的理解无疑是正确的,只有身体到达疲惫的极限后进行修炼,才会有最佳的效果,并且此刻胡来体内拥有着庞大且杂乱无章的灵力,如果刚刚理顺筋脉后而不去管它们,体内的灵力就会沿着筋脉乱串,对身体的危害更加严重。

    胡来满是鲜血的嘴巴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而后缓缓推动丹田处的灵力沿着刚刚打通的筋脉缓缓运行,当运行一个周天之后,丹田处的灵力已然大了一圈,一周天之后胡来没有停止,推动灵力继续运行,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相对于刚才开辟筋脉来说,就要轻松的多得多了,开辟筋脉需要的是时间和常人难以忍受的痛处,而现在需要的仅仅是时间。

    时间流逝,当体内最后一丝外来灵力被胡来吸收之后,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又是一天过去,胡来清醒过来,感受了一下,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并且让胡来惊喜的是,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二阶九级的程度,再进一步就能成为三阶王灵灵师,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但其中的危险不言而喻。

    胡来站起身来,看着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物苦笑一身,身上还真没带别的衣物,此刻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将就穿着。胡来就这么穿着破烂的衣服,朝山洞口走去,透过衣服的缝隙,可以看到胡来的皮肤和之前完全不同,就如少女的皮肤一般,洁白如玉,而又不失男子气质,只有十岁多的胡来,身体已经初现肌肉,完美的线条已经能让人感觉到爆发力,虽然看上去依旧单薄,但已经彻底拜托了瘦弱一词。

    胡来走出身处的山洞,却发现山洞外面还有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呈圆形,直径足有数百丈,高也有将近百丈,在山洞的顶端有一个巨大的圆形洞口,能够看到东外耀眼的天空,太阳光射入洞中,整个山洞内还是十分明亮的。只是洞口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如同封印一般。

    而最奇异的是在这洞口的正下方,有着一个直径三丈大小的池子,池的水并非普通的水,而是一池银里透白的奇异液体。

    胡来走近观看,于是胡来震惊了,真的真正的震惊了,这,这竟然是万年灵钟乳!一池的万年灵钟乳!

    胡来曾经在柳诚家看书时,记得书籍上记载着:万年灵钟乳,诞生于山之中心,吸收到天地日月精华,每一万年才会产出一滴,药性温和,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但是从产地取出之后,只能在二十四时辰内使用有效,如果二十四时辰之后还不使用,那么就会瞬间消散无形。

    一滴就需要一万年的时间,那么如此大的一池需要多久?一亿年?十亿年?胡来不敢想象,可能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初它就开始凝聚,至今无人发现,因为如果有人发现了,那么这池中早已空空如也。震惊过后,胡来开始寻找欢悦的身影,果然在山洞内的一角找到了她的身影。

    那里生长着几十朱果树,树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果子,那只会说话的白色兔子在果树间跳来跳去,偶尔摘下一颗递给欢悦,欢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与小白兔有说有笑,这一幕是多么宁静祥和。

    胡来看着他们两,露出痴迷的神色,在茫然间胡来不知觉的掐了自己一,确定这不是梦,只是唯一和他想象中不同的是,欢悦似乎行动不便,因为她始终坐在一把椅子上。

    走向树林,似乎发现了胡来临近,一人一兔停下嬉戏,小白兔跳到欢悦的小腿上,兔爪上捧着一个果子,一边吃一边又说起了人话:很能睡的人,你醒了吗?

    胡来恁了一下才道:是的,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

    我也没怎么照顾,主要是她。小白兔很人性化的指了指欢悦,声音就如十二三岁小男孩的声音。

    胡来将视线转向欢悦,露出微笑你好,我叫胡来。

    我是欢悦。欢悦脸色平静,回答十分简单,摸了摸小白兔的脑袋他是小拉耳。

    废掉了。欢悦依然十分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