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十二章 往生枪?姐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冉葵脸上的温柔找不到半分,极为严肃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拥有古月宗的嫡系血脉往生枪?

    胡来一恁,往生枪?那是自己灵第二形态的名字吗?古月宗?又是什么?虽然自己确实是姓古月,但记忆中孤苦伶仃的他并不知道这些大陆辛密。心中虽然疑惑,嘴里还是如实回答那支枪的名字叫往生枪吗?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从有记忆以来就是一个孤儿,不知道自己是谁,父母在哪里,到处流浪,幸好在前阵子遇到了柳诚,他们家收留了我,柳诚还为我启灵,我的灵是再生笔,而您所说的往生枪,那是我再生笔的第二个形态。

    冉葵目光锐利,就这样盯着胡来,可发现胡来在说话时极为认真,没有丝毫做作,完全不似说谎,神色才放松了下来,听着他的遭遇,冉葵突然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出生何处,一直到处流浪,受人歧视,被人打骂,直到遇到了老师,是老师为自己取名字,帮我启灵,悉心教导自己,虽然老师最近脾气越来越古怪,但绝对是她什么中最重要的人,正是这样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神色感慨,摸了摸胡来的脑袋,眼神伤感孤儿吗?既然上天将你安排到我的班级,那就是一种缘分,你介意认我这个姐姐吗?

    胡来在冉葵的抚摸下,突然想起来前世母亲那双温暖的双手,那种久别重逢,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过的温暖一下沁入了胡来的心灵,双眼朦胧,看着温柔的冉葵,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冉葵哇哇哭了出来,仿佛此刻想将自己心里的委屈倾诉而出我我愿意,姐姐,我终于又有亲人了。

    冉葵也是双眼朦胧,心道苦命的孩子,我又何尝不是呢。搂住胡来,抚摸着他的脑袋,冉葵虽然平时对待学生极为严厉,但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学生,他心中的那份美丽的善良又有谁知道呢?

    好一阵后,胡来才安稳下来,松开搂住冉葵的双手,擦了擦眼泪,冉葵微微一笑,接着有严肃了起来你这种情况叫做一灵双体,也就是一个灵拥有两种不同的形态,这是极为罕见的,只要你努力,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低。不过你要记住,在没有遇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你灵的第二形态往生枪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展露,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行,否则会惹来滔天杀祸,一定要谨记。

    胡来定了定神,答应到我知道了,可是他们已经知道了,该怎么说?又想到之前冉葵说道古月宗一词,而他也知道自己是姓古月的,再度问道:那个古月宗又是怎么回事。

    冉葵正色道:关于那个宗门的事你不要问,现在知道对你没有好处,等以后有实力了,自然会知道,这里面的因果可能会因为你的出现带来变数,当然,这是要在有强大实力的前提下。接着话锋一转,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不远处的陈航四人至于他们,我会帮你解决。

    胡来向他们投去尴尬的笑容,冉葵的威慑力他可是很了解的,觉得能让他们守口如瓶。

    而此时的陈航四人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胡来被叫过去后,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完全听不到,只是看着他们一会很严肃,一会又哭一会又笑,还抱在了一起,搞得莫名其妙。而且最后那个笑容,怎么感觉让人心里发寒呢?

    心里正这样想着,冉葵却独自走过来了,看着那死神般的笑容,众人只觉得双腿发软。之后发生了什么事胡来就不知到了,只是看着冉葵一边很温柔地说着话,陈航四人很认真地听着冉葵说话,脑袋还不时像小鸡啄米般点个不停,反正回来的时候,众人都忘记了刚刚的事情。

    经过了这段小插曲,胡来一行人继续前进,冉葵在前面开路,每每遇到有毒的荆棘或是鲜花,都会提醒众人,将危险降低了许多。途中遇到了好几波魔兽,好在毕竟不是靠近核心战场那边,魔兽的等级都比较低,在一二阶左右,战斗起来还是比较从容,而一旦遇到三阶或之上的,冉葵便会亲手解决。在几场战斗之后,胡来五人已经能进行简单的配合,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配合中作用最大的竟然不是修为最高的陈航,也不是修为最低但却能杀死十几头双尾狼的胡来,而是修为达到二阶四级,但战斗力并不强的胡彩霞。

    胡彩霞的灵,琉璃灯,琉璃灯的第一灵技名字叫灵疗,听起来像一个治疗术,其实不然,这是一个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人体百分之五十灵力的技能而且还可以是群体效果,只是所消耗的灵力会根据人的多少而增减,百分之五十,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两个实力相当的人,都在战斗中灵力耗尽而还不分胜负,要是此时给一方施展一下这个技能,那么胜负可想而知,这个技能的作用之大可以想象,只是施展的对象修为不能比自己高出太多,否则效果会减少乃至消失,而且半个时辰内只能施展一次。第二个技能叫琉璃印,中此印的敌人会降低百分之十的整体战斗力,同样修为不能高出太多,否则效果也会减少乃至消失,可见琉璃灯辅助能力的强悍。

    而胡来一路上也再未动用过往生枪。灵兽也遇到不少,但灵兽就显得比较温和了,最多也就恐吓一下胡来众人,让他们不要靠近,并没有主动攻击过。天色渐渐变暗,黑夜就要降临了。

    冉葵带着众人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上,这里环境安静,很少有灵兽出现,所以冉葵觉得在这里过夜,毕竟这只是一群十一二岁的学生,让他们没日没夜的战斗不现实,并且夜晚的灵兽森林要比白天危险得多。冉葵随手一甩,一堆东西凭空出现,有帐篷、地铺等露宿工具。着实把胡来惊讶了一把,问陈航才知道,这是空间戒指,就是在一个戒子上镶嵌界石,界石的内部拥有一个储存空间,界石的大小和内部的空间成正比,越大越值钱。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奇妙。

    刚搭好帐篷一会,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今晚月亮特别圆,皎洁的月光通过树梢的空隙落在草地上,形成一片斑斑点点,所以夜也不算太黑。众人坐在帐篷外,在斑点的草地上,吃着带来的干粮,倒是别有一翻风味,就像是出门旅游的游客,只是少了一堆柴火。冉葵告诉他们,不管是在灵兽森林还是魔兽森林,夜晚都不可以生火的,它们都不是惧怕火的野兽,反而会因为火光吸引来不少危险。

    吃完简单的晚餐,冉葵对众人说道:在灵兽森林,时刻都会遇到危险,特别是夜晚,所以大家轮流守夜,每人一个时辰,发现有任何意外出现,要立刻叫醒伙伴,在第一时间做好防范。好了,大家休息吧。

    是。众人回答,而后各自走进了帐篷内,帐篷有两个。胡来、柳诚、陈航和廖泽同住一个帐篷,冉葵和胡彩霞住一个帐篷。因为第一个守夜的是陈航,所以他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帐篷的三丈外静静坐着,关注这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偶尔围着草地转上两圈,好在意外发生时,第一次做出反应。

    胡来、柳诚和廖泽进出帐篷后,柳诚立刻倒在摆好的地铺上,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死死睡了过去。毕竟这一天太累了,一路走在复杂的森林里,和魔兽也战斗过好几次,无论是还是精神上都快达到了极限。

    廖泽则是强忍住困意,盘坐而起,将手中的乾坤剑平放在双膝之上,慢慢进入了冥想修炼状态。廖泽自从第一次和双尾狼战斗过后,就从未收回自己的剑,就连修炼也是将剑放在身上,可见他根本就是一个剑痴,一个拼命修炼的剑痴。

    胡来看着廖泽摇了摇头,他始终觉得努力是好事,但过于得强求自己,反而会成为负效果,当自己的精神达到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很可能会导致整个人崩溃。所以今天胡来并不准备修炼了,可是当他躺下时,脑袋里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古月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宗门,为何姐姐不让我问,也从没听过有人提起,我的姓是古月,我到底和那个宗门有着怎样的关系?我到底是谁呢?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搞清楚这些。

    姐姐!我也有姐姐,我也有亲人了吗?真好啊!胡来又想起前世孤独的他,今生也是孤独的他,不知是不是命运在捉弄他,好在如今多了个姐姐,胡来真的很开心。胡来又想到了前世那不知是巧合还是幻觉的美丽奇云,那美丽的面孔,温存的眼色至今回荡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胡来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怎么睡也睡不着,想着干脆睡不着,还不如去替陈航守夜吧。

    胡来整理了下思绪,起身爬出帐篷,走到陈航身边你去休息吧,换我守夜。

    陈航一愣你去多休息会吧,这才半个时辰呢?

    胡来微微一笑没事,我反正睡不着,快去休息吧,这里我来,你可是我们的主力啊。

    陈航尴尬笑道:快别这么说,大家都是一个集体的,好吧,你来吧!我也是很困了,你要是困了就来叫我。

    胡来比了一个手势ok。

    陈航恁了一下,疑惑道:什么ok?什么意思?

    胡来看着陈航一脸迷惑,顿时反应过来,笑了笑就是好的意思。

    陈航哦了一声,突然做出一副痞气的样子,学着胡来的手势,咧嘴一笑ok!而后进入了帐篷。

    胡来笑了笑,这个世界哪有什么ok啊!摇了摇头,坐下身来,开始注视周围的环境,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身影,定眼望去,原来是姐姐。

    姐姐,你还没睡吗?冉葵背后忽然传来胡来的声音。

    胡来被冉葵突然叫去,心中有些忐忑,静静站在冉葵身前,小手一挥,二人的周围升起一层淡淡的白色光罩,隔绝了二人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