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大陆:第一章 我的名字叫胡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震动越来越强烈,胡浩伸手抓住那副《云中雾》环抱在胸前,这是他作画时就想好的名字。看着一件件挂在屋里的画像震落,再看看手里抱着的《云中雾》,已经够了。胡浩本就了无牵挂,他所追求的只有美术的巅峰。胡浩轻轻一笑,缓缓闭上双眼,心里默念到:爸、妈,你们在那边可好,让你们等太久了,孩儿来了。画面永久的陷入了黑暗。

    脸上传来清凉的感觉,缓缓睁开朦胧双眼,摇了摇昏沉的脑袋,视线渐渐清晰,胡浩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垃圾堆旁,一边爬起来一边回忆起自己遇地震的事,慢慢觉得点不对劲。

    将目光下移,满脸的不可思议,喃喃道:我怎么怎么能站起来了,而且双腿还小了不止一号?

    饶是平时格外冷静的胡浩也呆上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重新坐到地上,脑海中多了点朦胧的记忆,看着再见瘦弱的身子,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翻出身上的一个木牌,上面刻着古月来三个字。

    古月来?我的名字吗?胡来已经反应过来,因为那场地震,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因为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慢慢浮现脑海。

    胡浩并没有感到兴奋或是激动,因为和前世差不多,从朦胧记忆中,胡浩只知道古月来如弃子般孤身一人,到处流浪,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父母是谁,唯有一个一直伴随在身边的木牌可以知道自己的名字,能够感到欣慰的是,他拥有行动能力了,老天总算不太过绝情。

    紧了紧手中的木牌,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小雨飘在脸上带来清凉感觉告诉他这是真实的。再次站起身来,向着远处一步步走去,在这片萧瑟的环境里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

    你好,我姓胡名来一个穿着破破烂烂,一看就像小乞丐的男孩对着前面埋头在案桌上记名的男人家回答道。

    没错,这正是转世的胡浩。胡来是他自己取的名字。之所以不叫古月来,是因为胡来对亲切特别敏感,如今却如弃子一般的他,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宁可改为前世性胡也不姓古月。他已经来这个世界有半个月了,知道自己是在一个名叫万灵大陆的世界,自己所处地是大陆新月帝国里一个名叫月华城的小城里,其他的了解不多。经过这半个月的打听,得知城中数一数二的柳家因家主十一岁的儿子突然想要学作画,便为此大肆招聘画师,要求也不高,只提到了能作好画而且要会教,待遇还不错。胡来初来乍到,总要想法先把自己养活,便做了些准备前来应聘。

    胡来?呵呵,有趣的名字听着胡来稚嫩的声音,埋头记名的中年男子便知道胡来年龄不大,便抬头看去,却发现胡来一副乞丐打扮,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不由面色微红你是真的想胡来是吧?

    胡来也知道他这样来没可能成功,便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几张纸片顺势掉落下来,几张纸片上面画却是完全相同的。准备赶人的管家看到正在捡画的胡来,扫了几幅画一眼不由一恁,这画上画的不正是柳家少爷柳诚吗?好像比真人都好看多了,心中暗道有些门道。便出声道:你叫胡来是吗,这都是你画的?

    胡来边捡边答应自然是我画的。

    跟我进来一下。管家说完便直径走进柳家大门。

    让那些正在排队的人敢怒不敢言,乞丐也能被招聘?

    是。胡来大声答应连忙跟去,心中却松了口气。这法子胡来可是想了许久才想到。柳诚这半个月他也见过,画出对方的肖像画对胡来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胡来要是想又有足够的材料的画把他画成皇上也不是问题,而得知这个世界的科技并不先进没有复印一说,便多画了几张一样的增加可信度,便有了刚才这一幕。

    胡来兄弟是吧?嘿嘿,好名字,来来来,再画一个本少爷出来,帅一点哦,画得好以后你和我混了。胡来看着这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年,胖墩的身形看起来比同龄人要稍微高大些,而让人好笑的是他那圆滚的脑袋上留着一个中分头短发,着实有些形象。不过看着人还不错,也没嫌胡来乞丐打扮,直接称兄弟,说话间充满活力,倒是很可爱。

    胡来微微一笑,拿起笔便在前面摆好的画板上一笔笔画了起来,半响柳诚便完整出现在了画板之上。而在一旁的柳诚却是一边看一边唠叨着嘿嘿,这笔画的好,我的眼线就应该是这样的,诶,对,有我的样子一半帅特别是这头发画的不错,看这中分给分得,多带劲,行了,胡来兄弟,以后你跟我混了,哈哈,这画真帅!

    胡来不管做任何画即使再简单的也会全神贯注的去画,饶是这样,听到柳诚的点评也是扑哧笑了。就这样胡来暂时住进了柳家大院。

    天空乌云密布,极为阴沉。鸟儿低飞,仿佛被天空压得喘不过气,不时发出悲鸣。

    胡浩坐在轮椅上,双手轻抚着毫无知觉的双腿,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不经再度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那是让他永生难忘的痛苦回忆。

    十三年前的那天,依稀类似于这片天空,一样的乌云密布,一样的阴沉,大雨无情的拍打着这片大地。放眼望去,整个大地已是变的残破不堪,无数房屋倒塌,大地大片的龟裂开来,处处一片狼藉,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宛如人间地狱,这场地震灾难无情收割无数人的生命。正是这场地震将当时只有五岁大的胡浩折磨得双腿残疾,更痛苦的是他的至亲全都难免于这场灾难之中。

    本该沉浸在家庭的幸福和关爱下健康成长的胡浩,却因此失去了所有,从此孤独一人。

    眼中重新有了焦距,胡浩慢慢从回忆中醒来,轻叹一声。

    十三年后的今天,胡浩虽然双腿残疾,但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惊人的天赋,在美术方面可以说已经有了伟大的成就,可他的心却始终是孤独的,就如

    对,就如此时天空中的那朵云。

    胡浩凝神望去,眼中带着难以置信,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云彩,这是一朵怎样的云啊!

    它洁白无暇,存在于这漫天乌云之下,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朵白霞之云勾勒出来的完全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形象,美丽、端庄,与那漫天乌云形成鲜明的对比,犹如天仙下凡一般,给人说不出的神圣之感,却又带着别致的孤寂之意。

    似有风拂动她的眼眸,又好似她在寻找着什么。

    正盯着白霞出神的胡浩此刻却是脑袋一嗡,仿佛,仿佛这云仙子正慢慢将目光对视向了自己,只是自己。这样的直觉让胡浩直接脑袋短路。

    画面再动,又似有风掠过她的嘴角!

    所谓一笑倾城也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她笑得那样温柔,让人如能触摸到她眼中蕴含的无穷爱意。也就在此刻,胡浩那一直未有过涟漪的心海,如有一颗小石头掉落进去却激起了千层浪花。

    一切仿佛从未出现过

    胡浩缓缓地垂下头闭上了双眼,将浮躁的心慢慢沉静下来。良久之后,胡浩猛的睁开双眼,盯着身前的画板,右手抽起画笔便在画板上不停的挥舞,这般快速的作画画法让人看到肯定会乍舌不已,但就是在这般快速的作画之下,每一笔却又如早就设计好了一般没有丝毫偏差,而每一笔之间的幅度笔画并不大,可以说是很小,成千上万的小幅度笔画连接起来让人看不出丝毫瑕疵,完美至极。

    此刻的胡浩早已精气神结合,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如这画就是他的生命,他正在用生命来作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